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四十九章 共同的敌人

    内荏,可在三重力量压制下连躲闪都做不到。

    罗峰遥遥一指,手指间飞出了一滴水滴状晶体,这水滴表面也流过一道道符纹,嗖的直接这一滴水滴直接没入了那摩罗撒的其中一颗血色独眼中,摩罗撒眨巴下了两颗独眼,随即愣愣站在那。

    一动不动……

    “贝迪,我才是最后的王,我才是,哈哈哈!”站在一具残碎的尸体旁,摩罗撒仰头狂笑,随即又低头狠狠吞吃了几口,“你还是要被我吃掉。”

    “吃掉你,我就是最后的王。我再去杀掉那人类银河领主。”

    “我将真正的无敌。”

    “那可悲的银河领主……太小瞧我了,我会让他知道后悔的。”摩罗撒张狂万分。

    罗峰看着对面的摩罗撒,摩罗撒依旧是一动不动,忽然它的胸口处浮现出了奇异的三点水滴印痕,随即印痕潜伏消失。

    “成了。”罗峰看到那界兽胸口的水滴印痕出现,也很快龘感应到摩罗撒的灵魂,不由大喜。

    摩罗撒则是眨巴下眼睛,愣了许久,喃喃道:“我,我才是最后的王……”

    “该醒醒了。”罗峰道。

    “明明,明明我从你手上逃回去的。”摩罗撒愣愣道,“你和无数界兽厮杀,令界兽巢穴一片混乱,我从中一步步挣扎爬起,越加强大。甚至最终将重伤的贝迪都吃掉……我成了最后的王。怎么如……”

    罗峰喝道:“摩罗撒!”

    摩罗撒一怔,源自灵魂的绝对崇敬令它连躬身:“主人。”

    罗峰笑了。

    “主人,那是什么奴役之法,竟让我没有丝毫察觉就陷入其中了。”摩罗撒连追问,虽说它被奴役,可是记忆却依旧完好,自然记得之前发生什么。只是从这一刻起它最服从最遵从的对象便是罗峰了。

    “那叫《三星界》,一位名叫‘金’的伟大存在所创。”罗峰说道。

    “金?”摩罗撒喃喃应道。

    “对,金!”罗峰点头。

    金,晋之神王麾下最擅长奴役的称圣存在,在晋国未曾覆灭前,他便是晋之神王的左膀右臂!单单他麾下的奴役军团……便是晋国的一支极神秘强大的军团,只可惜最终也伴随晋国一起消逝了。

    “轰~~~”

    罗峰的小型宇宙内,都猛然震荡,一股强大威压扫荡而过,也扫荡过罗峰的星辰塔内。

    “嗯?”罗峰猛然抬头,旁边的摩罗撒也吓得抬头。

    “是规则。”摩罗撒震惊道。

    罗峰若有所思点头,那至高无王的威压扫荡而过,隐隐带着一种警扣……那是生死危机的警告。

    “奴役界兽,没那么轻松啊。”罗峰看了眼旁边的界兽,心头沉重。

    他明白。

    界兽,代表毁灭。

    自己奴役界兽,那么自己拥有了奴役‘界兽王者’的可能,界兽王者可是和原始宇宙对立的,代表毁灭本源的存在!奴役……肯定会引起连锁反应,绝对不会轻易让自己成功。

    在宇宙舟外围,一块巨大的高速飞行的舱壁碎片上正坐着坐山客。

    他忽然睁开眼抬头感受着那隐隐的波动。

    “规则?”

    “上次我弟子突破,引起至高无上的规则。现在又发生什么事了?”坐山客有些担忧,“难道是界兽王者诞生?或者是其他影响整个宇宙海的大龘事发生了?”

    能够引起至高规则有反应的,都必定是大龘事。

    遥远的倾峰界深处,在核心之地的其中一处‘昏暗之地’中,在无尽昏暗中……分散着一头头界兽。

    这些界兽们有些在彼此厮杀吞吃。

    有些隐屡着吞吸能量恢复实力。

    有些在不断逼近猎物狩猎。

    众多界兽,都在为‘最后的王者’而在拼着。即便是弱的界兽,为了不死为了让其他界兽死都在挣扎着。

    忽然

    “哗!”

    正在追杀一逃跑界兽的贝迪停下了,贝迪的其中一头颅嘴边隐隐还有着血迹,它两个头颅都遥遥看向一个方向,喃喃发出声音:“摩罗撒……”

    “摩罗撒!”一丑陋的抓着一柄斧头的界兽也看向那一方向,喃喃自语。

    两头正在厮杀的界兽都停下了。

    隐匿恢复实力的界兽们也都睁开眼睛。

    小心翼翼躲避的弱小界兽们也愣愣看着那一方向。

    “摩罗枷……”

    “摩罗枷……”

    所有界兽都愣住了,不管在干什么,此刻它们都停下了,它们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名字摩罗撒!

    当十亿界兽共同诞生的那一刻起,他们注定了需要彼此厮杀吞吃只有最后一个能活着,所以他们天生彼此能感应,甚至隔了再远都能传递讯息。而当摩罗撒被罗峰奴役的那一刻,所有的界兽都感应到了……原本是它们伙伴之一的‘摩罗撒”生命波动发生了剧烈转变。

    所有界兽都明白了,摩罗撒已经被奴役!

    无需语言!

    无需讯息!

    这一刻,所有还活着的界兽们都靠彼此的感应,都确定在遥远远处的那‘摩罗撒’已经被奴役,再也不是它们的伙伴,将是它们真正的敌人。

    “吼”贝迪仰头发出凄厉、怨恨的怒吼。

    “吼一—”那拿着斧头的界兽也同样仰头怒吼,声音中满是愤怒、怨恨、疯狂。

    “吼!”“吼!”“吼!”“吼!”“吼!”“吼!”

    整个界兽巢穴,在这一刻所有的界兽都发出了怒吼,它们愤怒,高贵如它们……竟然它们的同伴之一被奴役了!这是对它们生命的挑衅,这是绝对不容许的,这是耻辱,所有界兽的耻辱,该用死亡来洗刷!

    所有界兽都记得前不久摩罗撒传来的讯息,那是有关银河领主罗峰的讯息,摩罗撒当时便说已经被银河领主镇龘压!让它们小心银河领主的‘星辰塔’。放眼宇宙海,其他真神要杀摩罗撒很难,或许还存有一丝可能。可若是‘奴役’,除了最可怕的银河领主外,其他是谁都做不到的。

    加上又被银河领主奴役。

    那么

    奴役摩罗撒的,必定是银河领主!

    “银河领主!”

    “银河领主!”

    “银河领主!”

    这一刻,所有的界兽都充满无尽怒火,它们都无比仇恨着那胆大妄为的银河领主。

    这一刻,他们有了共同的敌人!

    界兽们很少会联手,也不屑联手,因为生来就是为了彼此厮杀吞吃,可是若是威胁到它们,若是真正惹怒了它们……它们还是会联手的,而显然银河领主奴役了摩罗撒,便真正惹怒了这无数的界兽们。

    “吼~~~”凄厉疯狂的怒吼,在界兽巢穴的每一处都响起。

    星辰塔镇龘压空间内。

    罗峰已经收了之前镇龘压摩罗撒的三重力量,因为此刻的摩罗撒已然被奴役,从灵魂深处绝对的遵从,是最值得信任的。

    “主人。”摩罗撒恭敬万分。

    “告诉我界兽巢穴的事情。”罗峰神色郑重,之前从至高规则的威压,罗峰感觉到了一丝即将到来的可怕危险。

    摩罗撒恭敬道:“主人,我首先需要告诉你,在这一次和你交手之前,我向整个界兽巢穴所有界兽都传递了讯息,你的讯息。”

    “什么内容?”罗峰眉头一皱。

    摩罗撒当即将内容说了一通。

    罗峰听的面色微变。

    “主人恕罪。”摩罗撒连道,“当时我充满无尽仇恨,而且也抱着必死之心。自然当时也想要主人也死……所以尽量让它们知道你的可怕,我相信这一定会促动所有界兽们加速进化,甚至在威胁下,它们会联手。”

    罗峰低沉道:“继续说。”

    “还有,在被主人镇龘压在星辰塔内时,我也传递讯息给它们,告诉它们……、……我毫无反抗之力,便被主人你用星辰塔给吞吸进去镇龘压了。甚至我连自爆都做不到。”摩罗撒说道。

    “什么。”罗峰拳头都不由一紧。

    麻烦了。

    自爆都做不到?显然是让界兽巢穴内一切界兽清晰明白罗峰是何等可怕。那么应对罗峰这样的威胁,界兽们一定会做好准备。

    “主人,当时我只想报复,所以……”摩罗撒焦急道。

    “我知道,不怪你。”罗峰摇头,“我问你,界兽巢穴内到底有多少界兽,实力层次又如何?”

    这是罗峰最关心的问题。

    知己知彼,才能做好准备,度过这界兽浩劫。

    摩罗撒此刻自然是知无不言,直接道:“整个界兽巢穴,当初刚刚诞生时是十亿界兽,那时……所有的界兽都是初生状态,也就是一阶。”

    罗峰在一旁仔细聆听。

    “一般三十三名一阶界兽,最终会诞生一名二阶界兽。三十三名二阶界兽,会诞生一名三阶界兽。以此推演……”摩罗撒道,“最巧的情况是诞生三十多名六阶界兽,他们彼此吞吃,最后活下的就是最终的王者,将拥有真正代表毁灭本源的力量,一旦王者诞生……即便主人你再强也挡不住的。”

    “此刻的界兽巢穴,最顶尖的应该是四阶界兽。”摩罗撒道,“当然数量最多的则是二阶界兽。”

    “巢穴中的界兽总数量,约为一千万头。”摩罗撒道。

    一千万?

    罗峰心中已经计算出大概数字,可听到摩罗撒所说,依旧不由心颤。至少此刻摩罗撒实力的界兽竟然有上千万头?难怪称得上是一场浩劫,难怪连本源意志也是诸多手段寻找一线生机。

    本篇结束!(未完待续[本文字由破晓颓废提供]。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起点首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