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七篇 第五十七章 紫月圣地的杀局

    东军军营内,蟒河军的驻地。

    罗峰正悠闲飞在湖泊上空,直接朝自己的岛屿飞去。

    “看,是银河。”

    “他就是银河?听说你们六小队的队长,也惧那银河一丝?”

    在罗峰下方一座岛屿上正有两名军士交谈着,抬头看着罗峰飞过。

    ……

    军士银河回军营了,这在蟒河军第一大队第六小队内部却是迅速传开了。

    “你们第六小队的军士银河,回来了么?我一朋友早听过他的大名,很想结交一番。”

    “刚回来,就在他那岛屿上。”

    蟒河军第一大队第三小队的一名红脸军士略微晃了一圈,很快就得知军士银河回来的消息。须知……军士在军营内不可能一直埋头修炼的,交友、切磋等等也是极重要的,特别是特殊军团内一些名气极大的军士,更是会有不少强者愿意来结交,因为这样的军士……成为虚空真神概率高。

    红脸军士很快离开蟒河军军营,去了另外一特殊军团的营地。

    “承木!承木!”

    红脸军士俯瞰下方的一片森林,直接神力传音扫dàng下去。

    完全由一棵棵粗大古树打造出的巨大木屋内则是飞出来双面四臂男子,他一身青sè战甲正仰头看着,一看便笑道:“曲化,我刚要去找你,你便来了。我刚调制了一美味,快来尝尝。”

    “承木。”红脸军士俯冲而下,“你不是一直要找我们蟒河军那军士银河吗?”

    甲男子连应道,jī动道,“他回军营了?”

    “嗯,刚回不久。”红脸军士笑道。

    青甲男子lù出喜sè:“我早就想要见他了,不过什么事情都没‘吃’重要。”

    “好好好。”红脸军士顿时很是期待。

    ……

    宇宙海,紫月圣地宇宙内。

    大殿之上。

    紫月始祖闭眼默默坐在那,仿佛可以这么坐着无尽纪元下去。

    在下方也盘膝坐着一道道身影,或是神分身,或是神力化身,尽皆都是进入‘晋之世界’的宇宙之主们。忽然他们其中一个双面四臂男子眼睛睁开,忽的站起。

    “始祖!”这青衣男子恭敬道,“我已得到消息,军士银河刚刚回东军军营,此刻正在蟒河军的营地中。”此话一出,周围的那些宇宙之主们个个睁开眼,个个吃惊不已。

    “嗯?”

    坐在上面的紫月始祖睁开眼,眼眸中掠过一丝冷芒,俯瞰下方,“既然如此,都行动起来吧。”

    “是,始祖。”

    下方众多的宇宙之主们尽皆恭敬应道。

    ……

    在晋之世界东军军营内,加入东军的紫月圣地的宇宙之主们一个个开始行动了。

    ……

    紫月圣地宇宙内。

    “始祖,确认,那罗峰的确是在蟒河军营地。”

    “始祖,我等已在军营外虫洞传送点守候,一旦他出来,我等立即知晓。”

    “始祖……”

    下方的宇宙之主们其中部分,则是一一开口。

    “很好。”紫月始祖俯瞰下方,满意点头,“既然这罗峰已经进了东军军营,要出手,就务必一次灭杀他。承木……看你的了。”

    “始祖放心。”承木之主恭敬应道。

    紫月始祖默默点头,心中则是默默道:“罗峰……即便你得到了传说中的断东河一脉传承,可又能如何,东帝那老家伙没资格和我争,而你,也没机会和我争!再厉害的天才,死了,就只是个蠢材了。”

    xxxxxxx

    晋之世界,东军军营,特殊军团‘鹄后军’的驻地那一片广袤的森林中。

    “真是好吃啊,我在部落的时候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若是经常能吃到,那我宁可将修炼的时间拿出一半来吃。”红脸军士无比畅快的晃悠着化作流光飞去,“承木,下次创出美味,还得喊我啊。”

    “一定。”承木之主仰头笑道。

    待得那红脸军士离去后,承木之主脸sè便严峻起来了。

    “要启动杀局了吗?”承木之主也感到无形压力,作为进入特殊军团的宇宙之主,紫月始祖才把重担交给他。

    “我舍弃在晋之世界的一切未来,就是为了要罗峰你死,你也该值得骄傲了。”承木之主心中有着一股怨恨,对宇宙海三大绝地他早就熟悉,可是晋之世界,他一进来,就完全mí上了这晋之世界。

    他真的不想离开。

    可一旦启动杀局,他承木,再无来晋之世界的机会。

    “开始吧。”承木之主不再多想,当即化作流光飞了出去。

    这片广袤的森林,是鹄后军的营地。

    鹄后军,分两大部分,法则之主们为一部分,真神则为另一部分,两边完全分开。

    在整个军营的中央,便有一座巍峨高大的神殿,神殿前还有着数名守卫,这神殿正是居住着‘鹄后军’统领!在军队之中……能担任特殊军团统领的,一律都是虚空真神。若是在外,都是一方霸主。

    “站住。”

    “站住,这是统领所在,禁止擅闯。”

    神殿前有六名守卫,其中两名真神守卫,四名法则之主守卫。

    承木之主降落下来连道:“我有重要事情求见统领。”

    “军士。”一真神守卫喝道,“统领岂是你轻易能见的?速速退去。”

    “我真有紧迫大事见统领。”承木之主急切道。

    见状,那两名真神守卫不由相视一眼,略微迟疑,毕竟来求见的也是他们鹄后军的军士。

    “让他进来。”一道清冷声音响起。

    “是,统领。”站在宫殿外的两名真神守卫都应道。

    “进去吧。”真神守卫都看向承木之主。

    承木之主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连进入那神殿中。

    ……

    神殿内却宛如mí宫,走廊曲折,处处皆有厅室,承木之主只能循着那一股bō动行进着。

    走了片刻……

    承木之主便看到了一片花园,长满无数美丽花儿的花园中,正有着一美丽的女子,她有着九条绿中带着一抹金sè的羽毛尾巴,头上也满是美丽的羽毛,她的容貌更是美丽的让承木之主瞬间屏息。

    “她就是传说中的鹄后?”承木之主暗道。

    鹄后军,便是这‘鹄后’所创。在众多特殊军团中,能创立特殊军团的自然必定是虚空真神,可漫长时间中,有些虚空真神则可能突破为永恒真神,自然有下一位虚空真神接替他们的位置。可突破太难,更多的虚空真神是一直坐在统领的位置上。

    如这鹄后,便是如此。

    “承木拜见统领。”承木之主连恭敬行礼。

    “你来见我,到底有何紧迫大事?”鹄后那双泛着碧光的眸子扫视了眼承木之主,“若是说不出个紧迫来,便军法处置,把你喂了我的孩儿们。”

    承木之主却是丝毫不怯,当即道:“禀统领,我无意中发现一大秘密。”

    “大秘密?”鹄后依旧很随意。

    “那蟒河军第一大队第六小队的军士银河,他,竟是外界其他势力偷进我晋之世界的。”承木之主连急切道,“我当时得知后,唯恐被灭口,所以一直没敢暴lù。直至回了军营才敢来禀报给统领。”

    “外界进入我晋之世界?”鹄后双眸猛地迸发可怕杀意。

    晋之世界内的任何一个生命,都对晋之世界绝对忠诚,对外界生命都是绝对敌对的。

    “你没骗我?”鹄后盯着承木之主,“我晋之世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外界生命进来过了。”

    “绝不敢欺骗统领,我怎敢拿这种事情欺骗。”承木之主连道。

    鹄后盯着他:“你可有证据。”

    “我……”承木之主急了,“我亲眼看到,可证据,我又能有什么证据。”

    “就你随口一说,我便去查那军士银河?”鹄后冷声道,嘴上这般说,可鹄后心底却在怀疑了,她麾下的这军士承木即便撒谎也不至于撒这么离谱的吧,说不定还就是真的。不管怎样,找个时间去查证一下。

    “我,我……”

    承木之主急了,“统领,我真是亲眼看到的。”

    后冷哼道,“我饶你此次之罪,退下吧。”

    承木之主一咬牙,很是疯狂:“我亲眼所见,他就是外界军士,只要统领你施展幻术手段,令他陷入幻术中,自然一切他会主动说出来。如果我说的有假,他陷入幻术中不承认是外界来的,我愿领死!”

    “幻术?”鹄后不耐烦道,“我该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教,退下!”

    “统领!我所言,绝不有假!放任他活着,便是对我晋之世界不利啊。”承木之主急的瞪眼,“我之所言,我愿以死证明!”

    轰!

    承木之主整个轰然爆炸开,神力尽皆湮灭,直接化为虚无。

    鹄后见状都是一惊:“自爆?竟以死证明,没想到这军士竟忠心到如此地步。”漫长岁月中像那种无比耿直的军士,她也见过不少,以死证明的更是不少,只是在她面前自爆的还真是第一次。

    “这么忠心耿直的军士,可惜了。”鹄后摇头叹息,随即她碧绿眸子光芒闪烁,“难道真有外界生命进入我晋之世界?”

    嗖。

    鹄后凭空便消失不见。

    ———

    四更完毕!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