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七篇 第三十七章 警惕

    罗峰穿着金爪神,整体实力都有一个飙升,完全是压着鳞甲异兽打。

    鳞甲异兽秘法层次是六阶,作为一名法则之主,能创出六阶秘法算不错了。又懂得一重燃烧神力秘术平常即可爆发七阶战力!最重要的是它的机械流宝物乃是一蹄爪,主要就是攻击极强,完全能令攻击方面暴增三个层次!

    也就是说,它能爆发到十阶攻击程度。

    可是在防御、闪躲等方面它却没有得到任何辅助增加这就使得它攻击不到罗峰,罗峰能轻易攻击到它。且即便它攻击到罗峰罗峰经过格挡且有“金爪神,保护根本没什么损伤,可鳞甲异兽一旦被攻击到,却是立即损失大量神体。

    一边倒的战斗!

    这让远处的其他一名名军士看的心惊,到了他们这一层次,已经算是“法则之主,层次所能爆发的一个极限战力了。想要再更高突破…每前进些许都极难。所以真正厮杀起来,彼此差距都不会大明显。

    可是那军士“银河,……,………

    “太强了,军士银河的身法太可怕了,而且他的机械流宝物虽样样不是极强,却样样都有辅助增强,一旦被他攻击,那就是被蹂躏。”

    “他的爪法也极厉害,那金爪神攻击方面并不强,可银河靠他的爪法,硬是使得攻击强成这样。”

    远处一个个军士在厮杀时,也注意到了这。

    他们清楚,既然乌启楼第一层便要让他们自相残杀,而最终目标是要登顶乌启楼的,那么接下来那么多层令他们不得不自相残杀,或者说在一些利益驱动下他们主动厮杀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自然而然趁现在得看清其他军士实力。

    其他军士们,此刻却是立即做出判定:“军士银河,不可招惹,有多远躲多远!”

    “早知道他这么强,就不应该对付他。”军士须钟有着不甘“刻意结交在接下来乌启楼一层层冒险中,有这么一个朋友帮助那就好多了。”

    “哗!”罗峰右手金爪微微勾起,微微弯曲,特别是那五根爪子犹如弧线弯刀。

    那一爪!

    直接划小过鳞甲异兽的背部,扯的那鳞甲异兽整个都翻滚倒地,紧跟着便是那疯狂的一爪爪耀眼的金sè爪影,就仿佛汹涌的浪涛,哗哗哗连续不断的一次次划1过鳞甲异兽的神体令它不断的衰弱下去。

    此刻鳞甲异兽神体损失部分,实力只剩下两成左右,自然更是被蹂躏。

    “银河,饶我一命!”那鳞甲异兽急了,求救了。

    罗峰却根本不理会。

    “我愿,我愿献上一切宝物。”鳞甲异兽焦急万分,他真的不想死。

    “杀了你,你的宝物也是我的。”罗峰冷漠传音“还有既然选择进入乌启楼,就得有死的觉悟。你现在实力大减即便第一层我饶过你,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呢?你以为你能活下去?而且没有杀死其他军士,就无法进入第二层,无法进入第二层就会被乌启楼湮灭我不想死!即便留着你,你也杀不了其他军士,所以不管怎样你都必死!”

    鳞甲异兽也懂。

    只是感觉到死亡来临,它不甘,它慌了,它自然是想要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至于接下来的危机?自然是见一步走一步。

    “我还要你的命,奔第二层呢。”

    罗峰声音冰冷,没丝毫起伏。

    刚才这鳞甲异兽便主动攻击自己若是自己弱,怕自己也会被击杀。

    “不!”鳞甲异兽愤怒不甘可再愤怒不甘,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变弱直至湮灭,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因为即便是自爆了…自爆产生的攻击力,也是达不到十阶的。

    随着惊涛骇浪般的狂暴攻击下……

    鳞甲异兽湮灭!

    “遗留下的宝物倒是不少。”罗峰一挥手,便将沙漠上遗留的大量物品瞬间收起,那些遗留物品中便有一件黑sè的蹄爪,也是之前鳞甲异兽拥有的机械流宝物。

    “晋之世界……”

    “拥有着完整的远古文明,特别在机械流宝物上,极擅长!”罗峰心中感慨“即便是一个宇宙之主,在燃烧神力秘术、机械流宝物上,都能达到十阶战力。在宇宙海这可是原祖的战力。”

    其实这很正常。

    机械流宝物,在法则之主层次,本来就拥有着越级战斗的威能!

    罗峰收了大量宝物,也明白,刚才那鳞甲异兽之所以被自己击杀,就是自己移动闪躲上占据绝对优势!且自己这优势面对真神都是占据绝对优势的,这点在九烟泽已经证明。

    “杀一个精英军士,比杀十个真神都赚啊。”罗峰目光扫向四周。

    冰冷的沙漠上。

    寒风依旧在吹而无比遥远的几个方向,分别在发生着战斗厮杀,那些厮杀的军士们偶尔还朝罗峰这看一眼。

    “都离我tǐn峰不由摇头。

    本想……

    若是有机会,再杀一两个军士,多弄些宝物到手。毕竟自己家大业大,不管是整个人类,还是自己的地球人一脉乃至罗家,都是需要些宝物的。可现在看来,这些军士显然将自己当成大威胁了,怕是自己一动,老远对方便逃了。

    “算了,到下一层。”罗峰暗道“按照历代规律,一般能活着离开乌启楼的也就一成而已。这第一层才死了五成而已!他们厮杀,胜利者也能得到宝物。等以后,我再杀了他们中的胜利者,自然得到的更多。”

    罗峰扫视了那四大战斗处,不再犹豫,当即化作流光,直接飞向远处的那巨大的青sè光柱。

    轰!

    当罗峰飞向青sè光柱时,青sè光柱也不阻拦,任由罗峰进入其中。

    “轰!”罗峰在青sè光柱的引导下,立即化作一道金光,速度无比的快,直接一飞冲天,瞬间便消失在青sè光柱最顶端。

    “他进第二层了。

    “呼,这可怕的家伙,总算进第二层了。”

    “这样好。”

    一个个军士松了一口气。

    若罗峰时刻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们即使彼此厮杀也会心慌不安,因为他们明显感觉到他们和罗峰不是一层次的。

    “我们都是四军各大特殊军团中最优秀者,按理说,比我们强的,也强不了多少。这个军士银河怎么会比我们强这么多?特别是他的近战身法,怎么会可怕成这样?即便是真神,也没这么可怕的身法。”罗峰一走,他们剩下的八个很快便收心,捉对厮杀了。

    不过不同于罗峰……

    罗峰杀的速度极快,可他们因为彼此差距不大,厮杀起来就慢多了。

    罗峰只感觉时空扭曲,míméng光芒闪烁,便从之前的青sè光柱内,出现在了一个新的地方。

    “嗯?”

    罗峰环顾周围。

    这是一片广袤的暗红sè大地,整个暗红sè大地上还有着一条条裂缝,裂缝下有着赤红sè液体,一道道炽热的气流从裂缝中喷发冲天,而整个天空则是乌云遮天,浓郁的乌云,遮蔽了大半个天空。

    “五个军士?”罗峰一眼便看到远处,远处分散着五名军士,那五名军士彼此距离都很远,显然彼此都较为警惕。

    “前一批的?”罗峰心中一动。

    “后一批军士,竟然也有军士到了。”远处的五名军士中,其中一名宛如少年,容貌很是俊朗,穿着一身暗红sè甲铠,正微笑说道。

    这周围便是暗红sè大地他穿的又是暗红sè甲铠,气息也和整个世界无比协调。

    “怎么,你们一直在等我们下一批?”罗峰开口问道。

    “我等五个一起到时。”那暗红sè甲铠少年微笑着,眼眸中隐隐闪过凶厉气息“乌启楼便告知我们,每十名军士一批,我们这一批经历第一层后只剩下五名军士,自然要等你们下一批的军士。”

    罗峰点头。

    在自己之前,的确有三批进去过。

    三批便是30名军士,应该能活15个!除非特殊情况发生才会少于占个。显然看起来,前面三批的的是活了十五个。

    “这乌启楼第二层,又要怎么磨砺我们?”罗峰开口询问。

    “不知。”

    “我们也是不知。”

    数名军士开口。

    “你第一个过来,看来你们一批军士你实力最强啊。”“运气好。”罗峰随意道。

    “你们这一批其他军士呢?”那暗红sè甲铠少年询问罗峰。

    “等会儿便会到来。”罗峰笑道。

    等会儿便会到来,可这“一会儿,实在很长,经历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才接连一名名军士到达,其他四名军士到来的时间却是相差无几。

    嗖!

    须钟在刚一出现时,化为的“颓鸟,就立即双翼一振,远远闪躲开,随即才警惕看向四周,目光锁定远处的罗峰。

    这四名军士,个个都离罗峰远远的。

    而之前的暗红sè甲铠少年等五名军士见状,只要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这新的一批中其他四名军士,对那第一个到来的军士是何等警惕、畏惧!

    “竟然令诸多精英军士这么畏惧。”

    “得小心他。”

    上一批五名军士顿时个午暗惊。

    就在运时……

    “轰~~”十道光柱从天而降,瞬间笼罩他们十名军士。

    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