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八篇 第三十二章 初生

    “轰隆隆~~——十重漩涡力道彼此结会,疯狂吞吸着一切,那刀光带出的黑sè血液,顿时在漩涡力道下划过一道道弧线,迅速的便直接被吸纳进了星辰塔底座的其中一塔门中。毕竟即便是界兽摩罗撒本尊也就勉强站稳,它的血液岂能逃的脱!

    “界兽血液!”罗峰心中暗喜。

    “我研究生命结构图,便需要强大生灵血液、皮毛等。从晋之世界得到不少血液、皮毛……对我帮助不小,不过我现在却一直卡在89999倍,这最后一步却犹如天堑难以逾越,希望这界兽血液能有用。”罗峰期待着,随即便将这些念头暂时抛到脑后。

    研究血液,悟生命结构图,那是之后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晨……杀死界兽!

    界兽摩罗撒破损的xiōng膛有着一个窟窿,黑sè血液滚落,可很快它的伤口就迅速弥舍完好如初,可是界兽摩罗撒却疯狂盯着远处罗峰,咆哮着:“自从我跨入第三阶,除了贝迪,除了贝迪,再也没有谁能够令我流血,没有一个!卑贱的宇宙海生命,你真的惹怒我了,除了贝迪,你就是我最想杀死的,我一定会让你死让你死!!!”

    罗峰听的却是心中立即浮现诸多念头。

    跨入第三阶?界兽们也分阶?

    贝迪?宇宙海没叫贝迪的真神,难道也是一头界兽?

    罗峰意识运转何等迅猛,瞬间掠过千万念头,将事实推理的大差不离了。

    “卑贱的宇宙海生命?难道你就不是宇宙海生命?”罗峰冷笑着再度冲上“你要让我死?那我现在就让你死!”

    哗哗哗~。

    罗峰整个人都仿佛消失了,周围又显现出了金sè的浪涛,完全包围界兽摩罗撒,令界兽摩罗撒躲都没法躲,无尽的刀光浪涛一次次澎湃冲击着,疯狂在消耗着界兽的力量,令界兽的力量在不断衰弱。

    “不!”

    “银河领主你停下!”界兽摩罗撒忽然嚎叫道。

    “凭什么让我停下?”

    围绕界兽摩罗撒的周围金sè浪涛海洋中传出声音。

    界兽摩罗撒连嘶吼道:“你别逼我……我最后一次劝你别逼我!你再逼我……我们之间可就真的没有一点缓和余地了,我们就真的不死不休了。”

    “现在已经不死不休了。”金sè浪涛中传出声音,那无尽刀光浪涛依旧在削弱着界兽摩罗撒的力量,界兽摩罗撒的力量从战斗到现在已经损失了近一半了。

    “好!”

    “人类!”

    界兽摩罗撒两头颅的独眼中都有着绝望之sè,嘶哑吼道“是你逼的,是你让我永远成不了王。是你——切都是你……”伴随着嘶哑吼声,连一直在攻击的罗峰都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了。

    “燃烧吧!”

    界兽摩罗撒痛苦哀嚎发出凄厉的吼声。

    何等的龙惨。

    比壮士断腕更加疯狂,界兽摩罗撒的两头颅独眼都流出了黑sè的眼泪它的面容狰狞、疯狂、伤心、悲哀……

    “轰!!!”

    界兽摩罗撒体内忽然传出一声巨响,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澎湃而出,直接将罗峰给震得倒飞开去,同时界兽摩罗撒体内开始冲出了点点耀眼的璀璨彩光,这彩光是那般的夺目,仿佛蕴含着罗峰一生看过的一切美丽sè彩,比彩虹都震撼人心千万倍,耀眼的彩光从界兽摩罗撒体内冲出。

    “什么。”罗峰脸sè大变。

    彩光本身威能就罢了。

    可是罗峰却清晰感觉到……自己‘一念虚空’这一招对周围虚空的掌控,却在减弱,准确说另外一股意志在争夺着这一股虚空的掌控权!

    一念虚空,乃是真正的掌控,并非本源意志的退避。

    绝对掌控!

    在自己绝对掌控下,瞬移、传送等等一切手段都不可能做到。

    想要和自己争夺空间掌控权,当然除非对方也会‘一念虚空’手段,那时就看双方谁手段更高了。又或是达到永恒真神实力,一念宇宙成,自然更加容易夺下掌控权。

    可此刻……

    界兽体内冲出的彩光,竟然在争夺空间掌控权。

    “哗哗哗!”

    绚烂彩光,夺人心魄,乃宇宙中最美丽sè彩。

    彩光形成了一条梦幻的通道,通往虚空尽头,就仿佛一条彩虹通道,而这条彩光通道此刻正在震颤……显然是受到‘一念虚空’的压迫,随时好似要崩溃似的,这条彩光通道根本无法贯穿整个一念虚空范围。

    “再燃烧!!!”界兽摩罗撒悲戚嘶吼,“人类,你会后悔的,后悔的!我无尽岁月跨入到三阶,你让我退回到一爪……这仇恨,我一定会报,一定会!我一是会让你后悔.—定会!”

    哗!

    再度有浓郁彩光从它体内冒出,融入到彩光通道中,顿时这一条绚烂彩光通道疯狂延伸,很快延伸到一念虚空的范围尽头。这彩光通道……乃是一种对空间的掌控,罗峰的‘漩涡世界’根本没有丝毫干扰能耐,也就‘一念虚空’可以去压制。

    当彩光通道艰难穿透一念虚空范围时,已经摇摇yù坠,时刻会崩溃了。

    而此刻的黑兽摩罗撒,气息已经微弱到极致。

    罗峰甚至感觉……——击就可以击杀界兽摩罗撒,然而,身处那绚烂彩光通道内的界兽摩罗撒,罗峰的攻击根本无法突破这条彩光通道,只能竭力透过一念虚空来压制。

    “给我碎!”罗峰竭力对这一念虚空施压,同时自身也疯狂攻击彩光通道。

    彩光通道在疯狂颤抖着,仿佛时刻会崩塌。

    哗!

    界兽摩罗撒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沿着这条彩光通道,一闪而逝,直接消失在一念虚空笼罩的范围内,当它消失的一瞬间,彭峨~彩光通道直接完全崩溃,紧跟着化为虚无。

    周围空间再无丝毫战斗bō动,只剩下星辰塔的‘漩涡世界’和‘一念虚空’维持着。

    罗峰站在虚空中,有些难以接受。

    竟然……竟然在完全占有优势的情况下,还让它给逃了?

    “收起吧。”罗峰一挥手,顿时漩涡世界、一念虚空尽皆消失。

    “失败了,又失败了。”罗峰摇头。

    这次和界兽一战,乃是自己最强的战斗力,而且此次一战……像神眼真主、混沌城主他们一个个都知道是自己星辰塔一路来战的。恐怕宇宙海中有很多真神都期盼着结果吧,上次失败对宇宙海打击就已经很大了。

    这次再失呢……

    对宇宙海而言,就是噩梦。

    “在空间封锁下,在一念虚空下,它怎么能用类似空间虫洞的手段,瞬间传送离去?”罗峰疑huò,“虽类似空间虫洞,准确说更加类似宇宙通道!”

    不管是神国传送、空间传送,都是瞬间从这点抵达那点。

    唯有宇宙通道,是透过一条通道穿梭。

    刚才那彩光通道……也是一条通道!

    “而且这界兽一次次厮杀,之前被我连续重伤过两次,也被九幽重伤过。可它都能迅速恢复过来。”罗峰暗道,“刚才被我逼到绝路,连力量都被我损耗过半,它都使用出那无尽血光,且使用那么久了……依旧似乎不情愿用最后那一彩光通道。”

    “并且它一次次威胁我。”

    “想要谈判、威胁,就是不情愿用最后的一招。”罗峰暗道,看的出来,施展出那条彩光通道,界兽摩罗撒是何等的疯狂痛苦,单单那吼声中,罗峰都感觉到歇斯底里、疯狂和绝望。

    “并且它还说,从跨入三阶退回到一阶。”

    罗峰思索着。

    跨入三阶?

    自从跨入三阶,除了贝迪,再也没谁令它流血?也就是说,这头界兽摩罗撒在界兽巢xué中应该已经跨入三阶了。虽然在宇宙海吞噬不少宇宙本源,应该还是三阶。

    “三阶?”罗峰暗道,“它在界兽巢xué,增强实力就是靠彼此厮杀吞吃其他界兽,难道说,必须吞吃界兽,才能提升?达到三阶?”

    “这是根本xìng的蜕变?”

    “刚才它说从三阶退回到一阶,应该就是施展那一彩光通道的代价了。”罗峰隐隐明白了。

    三阶,代表的应该是界兽的成长程度。

    而这种成长程度,必须靠吞吃其他界兽才能增长,这是界兽最核心的力量,至于其他战斗时的力量……即使消耗了靠着时间也能恢复过来。可最核心的力量,恐怕是无法自然恢复的。否则不至于令那界兽摩罗撒那般疯狂。

    遥远的混沌气流虚空中,一道丑陋的界兽身影凭空出现。

    界兽摩罗撒再度丝毫意气风发,有的只是狼狈、脆,弱、悲哀、绝望。

    “十亿界兽诞生,个个只是一阶,我只是其中一个我一步步挣扎,吃掉其他界兽,吃掉一个个界兽。杀死其他强大的界兽吃掉……艰难的跨入二阶,艰难的跨入三阶!即便是贝迪也只是三阶,只要我吞吃足够的宇宙本源,迅速达到三阶的最巅峰状态,我就有希望成为最后的王者了。可现在……我,我……我退回到初生状态了。”

    界兽摩罗撒本以为来到宇宙海,是它的大机遇,可没想到却是一场大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