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八篇 第十九章 风声鹤唳

    在界兽逃脱消失的第三天,在宇宙海的混沌虚空中,罗峰和九头魔主、血兰始祖碰面了,至于其他几位真神都一一返回自己的小型宇宙了。

    “魔主,血兰。”罗峰站在虚空中,他旁边站着九幽真主,身后便是火穹真神、洪。

    “到底怎么回事?”九幽真主则是焦急道,“九头魔主,你不是说空间xxx了么,你们八个真神围着,且周围空间xxx想要瞬移都无法瞬移,那界兽又怎么会那么快就逃掉了?”

    罗峰也疑huò看着九头魔主。

    当时透过传讯令牌简单交谈,九头魔主却是说,透过传讯令牌说不清,见面再仔细说。

    “不急。”

    九头魔主的九张面孔上都满是郑重,“此次和界兽一战,我战后仔细思考,又和血兰交谈,发现有着诸多诡异之处,我一一和你们说。”旁边的血兰始祖也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罗峰、九幽真主、火穹真神、洪他们四个都仔细听着。

    “界兽,论正常战力其实并不高。”九头魔主道,“这头界兽的实力,应该比血兰稍微强些,比我要弱一些。可是……这界兽却有着一些诡异的手段。”

    “首先它能够吞吃小型宇宙本源,估mō着八天时间,即可将一颗小型宇宙本源完全吞吃掉!当然一旦战斗厮杀,它便无法分心再继续吞吃。”九头魔主道,“这种吞吃手段,显然是界兽独有的特殊手段之一。”

    “其二,它释放出的那些曲折光线,除了能吞吃小型宇宙本源外,还能吞吃真神!”九头魔主遥遥一指。

    哗——

    神力立即在虚空中模拟出了之前的战斗画面,那黑雾蚕茧将火虫真主给完全包裹起来,任凭火虫真主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你们看。”九头魔主道,“在那黑雾丝茧中,火虫真主的神力不断被吞吃……即便火虫真主竭力抵抗,那黑雾丝茧蕴含的力量也能和燃烧的神力彼此抵消。当时其他真神们也攻击,根本无法破开那黑雾丝茧,而后还是血兰他们……”

    血兰始祖点头:“对,我和其他真神,放弃兵器攻击,而完全用神力扫dàng过去,神力和那黑雾丝茧疯狂对耗,这才破开黑雾丝茧。显然,若是单独一个,或者两个真神,一旦碰到界兽被困住,那黑雾丝茧可大可小,时刻困着,想要躲进宫殿至宝都根本没一丝机会,界兽不会给一丝机会。”

    罗峰、九幽真主、洪、火穹都听的脸sè凝重。

    单独的真神,遇到界兽,竟然是死路一条!

    “我估计。”九头魔主道,“黑雾丝茧不至于兵器攻击无效,只能说攻击强度还不够。否则当时它就该直接用这招困住威胁最大的我,而不是困住实力弱的火虫真主了。”

    “对。”

    “嗯。”

    罗峰他们一个个点头。

    “可界兽这招黑雾蚕茧,依旧不可小觑。”九头魔主指向虚空,虚空中画面变化,那些黑sè光线形成一条黑sè光柱直接冲击火虫真主,令火虫真主身体迅速一部分一部分消失,“黑雾蚕茧破碎后,又迅速化为黑sè光柱,直接侵蚀火虫真主身体!当火虫真主yù要逃进战船,我们各方yù要阻拦时……一开始界兽是透过灵hún攻击,影响我们各方,黑sè光柱依旧是疯狂侵蚀,可就当火虫真主yù要逃进战船时,那黑sè光柱却是突然又化为黑雾丝茧,再度将火虫真主给包裹!很快,火虫真主便死了。”

    九头魔主表情无比郑重:“很显然,那黑sè光柱,随时可化为黑雾丝茧!即便火虫真主将战船带在身边,黑sè光柱恐怕就会立即化为黑雾丝茧了。”

    “实力弱的真神,一旦被黑雾丝茧困住,无法逃进宫殿至强至宝内!即使暂时破开,黑sè光柱也能再度化为黑雾丝茧。”九头魔主道,“当时要救火虫真主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当时其他真神时刻维持神力冲击,令界兽无法形成黑雾丝茧,直至火虫真主逃进宫殿至强至宝内。”

    罗峰、九幽他们个个沉默。

    很可怕。

    黑雾蚕茧——黑sè光柱——再转黑雾蚕茧,这一招简直可以循环下去,逃都没法逃。

    “这是它最狠的一攻击手段!无尽束缚侵蚀!”九头魔主郑重道。

    “第三点,便是它的灵hún攻击手段,一旦施展,灵hún冲击下,真神级意志的甚至疼痛到无法再继续攻击。虚空级真神意志则能保持清醒,可依旧影响实力施展,唯有达到虚空极限,受到影响才很小。”九头魔主道。

    “最后,便要说它逃跑的手段了。”

    九头魔主遥指旁边虚空,“你们自己看吧。”

    旁边虚空中顿时出现了画面。

    那高大的界兽摩罗撒,忽然一声嘶吼,全身皮肤表面开始浮现出了一层黑sè为边、金sè为骨的图纹,足足有九十九个图纹出现,紧跟着轰的一声,界兽摩罗撒身体迅速分裂成九十九道流光,分别朝不同方向超高速飞去。

    速度迅速飙升,千倍光速、万倍光速……

    “当时。”九头魔主叹息,“我们八个真神又不敢完全分开,担心被各个击破。所以是分成两路,我为一路,血兰他们七个一路。分别追着其中两道流光。”

    “我们一直追着,可刚追了一会儿,那两道流光都凭空消失了。”

    “界兽也就这么消失了。”

    九头魔主、血兰始祖都摇头,显然很无力。

    罗峰脸sè却难看。

    身体分为九十九份分开逃?且后期有两份凭空消失?

    “身体分解。”罗峰皱眉道,“那么一旦逃出去,其中任何一份身体都能为主,其他98份都分解消散,汇聚到这一份当中凝聚成界兽。”

    “我们也是如此想的,有这么一招,我们怎么杀它?”九头魔主皱眉。

    幽真主也摇头。

    个个烦恼。

    一直沉默的洪忽然开口:“诸位,没这么简单……它有这么厉害的逃跑手段,为何仅仅杀了火虫真主就走了?九头魔主仅仅是压制它,它想走就走,想杀就杀,为何没继续杀?”

    头魔主点头,“我们后来思索了下,也发现这一疑点,一切局面皆在它掌控中,单单凭它那一招‘黑雾蚕茧’的手段,完全可再杀我们其中一位真神。可它却杀了火虫真主后,直接逃走了。”

    血兰始祖也道:“我和魔主谈过,我们认为……这界兽暴lù出的手段,恐怕还不是它所有的手段。”

    罗峰、洪、火穹、九幽个个lù出惊sè。

    九头魔主也担心道:“它本身战力不算强,可手段尽皆诡异,黑雾丝茧、黑sè丝线、灵hún冲击、逃跑,这是它展lù出来的。须知,它可没有被我们逼迫到绝境,说不定还有绝招未出。”

    罗峰他们个个点头。

    强者们都有习惯,总会有些狠招,不到关键时刻不出。

    这是常理!

    界兽,宇宙海孕育出的代表毁灭的可怕生物,这次感觉只是小试牛刀,又没逼急了它,它还有些特殊绝招,可能xìng极大。

    “难怪原始宇宙本源意志这么重视。”罗峰低沉道,“仅仅一头界兽就这么难缠,这才仅仅一头!界兽巢xué还有更多……”

    个个心中沉重。

    “关键是,不知它还有什么手段。”九头魔主担心道。

    ……

    宇宙海的虚空中。

    全身金灿灿的界兽摩罗撒正躺在混沌气流中,呼吸着混沌气流,无比惬意。

    “哗哗哗~~”它的身体表面一阵阵黑光在流动。

    “哇。”

    “吃的太痛快了,一个小型宇宙本源,我还没吃完,可已经很多很多了。比吃十个真神都舒服啊。”界兽摩罗撒无比惬意,“我得好好转化下,将这些吞吃的都转化为我自己的能量,那样,我就能变得更加强大了。”

    “哈哈哈……”

    “美味的食物们,我舍不得杀你们的,我会先吃光,吃光你们的小型宇宙。然后再吞吃你们。”界兽摩罗撒得意万分,“每吞吃一颗小型宇宙,我的实力都会增加。这么吞吃下去……我应该能变得比贝迪还强大吧。到时候,其他界兽全部被我吃掉,我将会成为唯一的王!”

    界兽摩罗撒无比期待。

    此刻它则是舒服的转化着能量,化为自己的。

    ……

    整个宇宙海,一片风声鹤唳。

    界兽突然出现,在九头魔主等九名真神围攻下还杀了火虫真主,而后无比轻松的逃走,且它吞吃一颗小型宇宙本源仅仅只需要八天左右。这让整个宇宙海都笼上一层yīn云……

    毕竟距离远,像罗峰他们要赶去一颗小型宇宙都要好久。

    现在界兽又突然消失,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否就是下一个火虫真主。

    “我们八个,分散开,一旦出现那界兽,至少我们中的一个能迅速赶到。银河有两分身……一人即可负责两块区域。”

    “原始宇宙的大批真神也得杀出。”

    “时刻准备。”

    “一旦界兽出现,立即赶往,必须一举灭杀它。”

    xx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