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四篇 第十七章 咬牙切齿

    站出来的宇宙之主,名为皇岢之主,却是东帝圣地宇宙本族族人,不过他拥有分身之能,加上之前观察这犀皇局在和其他族人交流时发现……他的参悟速度明显慢上一截,所以遇到这事也便愿站出来,以给族群做出一些贡献。

    “第七真主,那冰崖堡……”皇岢之主站在一旁,等待着第七真主拿出至强至宝。

    在场的数十名宇宙之主们也都看着这一幕。

    “哈哈,就这么直接给?当我神眼族是傻子吗?”第七真主嗤笑看了一眼皇岢之主,“毕竟这是至强至宝,若是你拿了去,断东河又收不走这至强至宝,你却赖着不还,又该怎么办?所以我倒是有个建议……你们东帝圣地拿出一件至强至宝,或者是拿出些巅峰至宝在我手。等对付了那人类银河,再交换至宝。”

    “哼,那至强多宝若是被断东河收走,你还会归还?”皇岢之主冷声道。

    “那些个巅峰至宝在我手也没什么用。”第七真主摇头传音,声音在每一位强者脑海响起,“一件有被断东河夺走危险的至强至宝,以众多巅峰至宝做抵押,难道不可?更何况此次传承,我等都有陨落危险……特别是我等宇宙最强者,因为没有分身,一旦灭杀则是完全陨落。你们还以为我会吞没不成?”

    “我这冰崖堡何其珍贵?选不选,你们看着办。”第七真主冷笑道,“若是没有诚意,我便直接和你们要至强至宝了。

    东帝圣地的宇宙之主超过十位!

    而这次选的质量显然极高,在东帝圣地都是绝对的精英单单前来的这些个宇宙之主中拥有‘至强至宝’的竟然就有两个!紫月圣地包括鹿虫之主在内,拥有至强至宝的宇宙之主也是两位。

    只是第七真主的至强至宝有失去危险……东帝圣地自然不会愿意拿至强至宝做抵押。

    “好就这么办!”

    “我们同意。”

    神眼族和东帝圣地迅速做出交换神眼族挑挑拣拣,最终也选了8件巅峰极品,甚至有三件都能媲美疯魔灭神甲。由此可见东帝圣地的底蕴。

    “这便是冰崖堡。”第七真主挥手。

    半空中浮现着一座冰山,冰山崖边上有着一座精致的堡垒,这件冰崖堡堪称艺术品……冰山晶莹剔透、堡垒美轮美唉……散发着无尽的寒意。

    皇岢之主双眸炽热,微微点头,当即去尝试认主。

    在廊道中‘血sè塔楼’模样的星辰塔则是安安静静在那,一动不动。

    控制室内。

    罗峰一直小心观察着外界,可因为外面强者们是故意神力传音,这让罗峰不知道他们的打算可是当那群强者们一个个拿出至宝甚至第七真主拿出冰崖堡后……罗峰立即猜出来了。

    “冰崖堡?第七真主的成名至强至宝?”罗峰面sè微变,瞳孔一缩,“看来他们是想要用镇封宫殿类的至强至宝,来收我的星辰塔了。”

    至强至营对多强至宝。

    谁更强,谁更占优势?不比一比……是很难推断的。

    “星辰塔实力强横,当年在原始宇宙那么久,都没谁能收走。”罗峰暗道,“不过那也仅仅是在原始宇宙……星辰塔并没和这冰崖堡比拼过。”

    “若是他能收走,那我完了。”

    “若是他收不走……我虽然没事,可星辰塔却是暴lù了。连冰崖堡都收不走他们谁都会知呃……这血sè塔楼必定是至强至宝。”罗峰脑海中迅速掠过一个个念头。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罗峰眉头紧锁,急切的思索着。

    不管能不能收走,对自己都不利。

    罗峰目光则是看着外面急速思索着。

    “嗯?”罗峰目光忽然落在那些晶柱、石柱上,顿时眼睛一亮,“好,就这么办。”

    正在皇岢之主认主冰崖堡时,忽然那不远处一直安静的血sè塔楼嗖的一声,迅速飞到了一根晶柱上方,血sè塔楼的底座则是凹陷进去,而后猛地罩下,直接将晶柱镶嵌在其中。

    并且血sè塔楼迅速变高,彭的声,直接撞击在廊道顶部。

    底座将晶柱镶嵌其中,而顶部则是盯着廊道壁。

    “哈哈,你以为这样就有用?”皇岢之主手持冰崖堡,哈哈一笑,直接猛地一扔手中冰崖堡,神力燃烧催发起来,顿时整个冰崖堡开始悬浮着,斜着对血sè塔楼。

    轰~~

    冰崖堡立即产生一股不可思议强大的吞吸力量,直接作用在星辰塔上,令血sè塔楼嗡嗡嗡震颤起来晃dàng起来,可虽然看似差点就成功,可显然还差些。

    “怎么会这样?”皇岢之主惊怒道,看向第七真主。

    “不可能吞吸不来,除非他的也是至强至宝。”第七真主摇头皱眉。

    “不。”

    yīn冷神眼族男子皱眉,忽然开口,“不是至强至宝,而是刚才那人类银河忽然移动他的至宝,和那晶柱镶嵌在一起。木家可别忘了……那晶柱可是断东河所遗留的,完全连接在墓陵之舟上,要将这人类的镇持……吞吸进去,则必定令晶柱断裂才行。”

    “啊,这,这……只“这从未有过。”

    “怎么会……

    个个傻眼了。

    星辰塔内控制室中的罗峰则是笑了。

    星辰塔本来就是镇封至宝,所以底座位置本来可分裂开巨大的空洞来吞吸万物。而且加上血云珠的作用,也能变幻外形。此刻星辰塔底座死死卡住晶柱,那么即使星辰塔不是至强至宝……对方要弄走星辰塔,必须让星辰塔和晶柱分离。

    或者,星辰塔底座碎。或者晶柱碎。或者直接带着晶柱一起被吞吸进去。

    可显然断东河遗留的这些石柱、晶柱等等都是坚不可摧无法撼动的,无比的稳固。

    “这种事情是几乎很少发生。”罗峰轻声自语“其他强者遭到吞吸,一般只能靠自己神力燃烧抵抗。若是躲在宫殿内,只能凭借自身宫殿至宝抵抗能力。”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很少能够碰到这等连至强至宝都不可撼动的物体。”

    “而这等物体在三大绝地中都是很少见的。”

    事实的确如此。在三大绝地,像很多岩浆、狂风、湖水等等地方,遭到吞吸连想要依附的物体都没有。其实就和普通人遭到飓风抱住大树一个道理,只有大树断或者人手臂松开等才能被席卷而去。

    而对一些超级强者而言,他们太强了,没东西抱住!就算在三大绝地,连宇宙最强者都无法毁坏撼动的物体都是很少的摹陵之舟?黑纹石柱?等等都是极少像黑纹石柱甚至都无法靠近。

    至于倾峰界、流重山中大多是自然环境,一些岩石等等,肆意攻击都能碎裂,自然无法镶嵌住。

    所以能让强者‘依附抱着’的不可撼动的物体很少。

    然而罗峰现在他们就在墓陵之舟内!墓陵之舟就连普通的地面,都能硬抗宇宙最强者的攻击!那些石柱、晶柱更是断东河亲自遗留用来传承考验的,更加坚不可摧。

    这种事几乎不可能遇到,可碰巧这次正是在墓陵之舟内,碰巧又有强者用镇封宫殿至强至宝来吞吸。

    于是发生这种事了。在场强者都不是傻子,刚开始不敢相信,可很快明白其中奥妙。

    “可恶。”

    “走运的家伙。”

    “至强至宝虽然强可单单吞吸力量,根本不可能令那晶柱断掉。也更加不可能让一件巅峰极品至宝碎裂。看来,是真的没任何办法了。”

    “啊那人类银河所依附的那晶柱,正是他自己用的晶柱!即使他永远躲在里面,都能随时在晶柱内演示犀皇局!”诸多强者顿时看出奥妙了,个个咬牙切齿,惊怒无比,可是又能如何?

    “唉!”

    “没办法一劳永逸解决他了。”

    “皇岢之主,将冰崖堡还我。”第七真主开口了,皇岢之主略一迟疑,和其他强者略微交流了下眼神,最后还是和第七真主交换至宝了,将之前东帝圣地的一些至宝都拿回。

    事情走到这步田地,也让三大势力个个气急。

    “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用唯一的笨办法。”

    “攻击它!”

    “物质攻击,灵hún攻击!一次次攻击……这也就一件巅峰宫殿至宝,或许抵抗物质攻击效果好点,可抵抗灵hún攻击定是不行。灵hún遭到攻击,我就不信他还能静心参悟犀皇局!甚至我们可能灵hún灭杀他。”

    “好。”

    “一起攻击。”顿时那七名宇宙之主又再度攻击罗峰了,不过此刻的罗峰躲在星辰塔内,就仿佛靶子一动不动,任凭他们攻击。

    “啊。”

    “灵hún攻击根本无法渗透,他的宫殿至宝很是特殊,应该是特殊物质成就,虚化神力无法渗透,能够禁绝一切灵hún攻击。”很快这七名宇宙之主便发现了这点。

    有些物质,对虚化神力的确有阻碍作用。如劫甲……能令一切灵hún攻击都削弱到十分之一。疯魔灭神甲……能令一切灵hún攻击削弱到百分之一。像墓陵之舟则是完全禁绝灵hún攻击。

    星辰塔,乃至强至宝。

    若是放在体内,则能镇守灵hún。而若是放在外面,自身躲在其中。那么星辰塔能轻易挡住所有灵hún攻击。至于物质攻击?倒是有一些冲击力传递进去,任何至强至宝都无法百分百禁绝冲击力……不过在至强至宝保护下,物质攻击无法攻破宝物,那冲击力也就微弱的可以忽略了。

    “这至宝竟能禁绝灵hún攻击!”

    “真是一极品至宝,仅次于至强至宝啊。”

    “可恶啊。”

    “那就物质攻击!”

    “一件巅峰极品至宝而已,在冲击力震dàng下,我就不信他能静下心参悟犀皇局。”恼羞成怒别无他法的七名宇宙之主,只能怒而一次次用至宝攻击那星辰塔,就仿佛铁匠打铁,狠狠的用至宝劈砍、捶打星辰塔,令星辰塔一次次震颤。

    当然,震颤是伪装的。

    之前遭到吞吸的数次震颤,尽皆都是伪装的。这点攻击对至强至宝星辰塔而言,连挠痒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