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 我吃西红柿

第二十四篇 第十三章 规则

    墓陵之舟,安静的廊道中一座座右体虚影散发着各sè彩光。

    罗峰、鹿虫之主、巫勉之主、影埃之主都开始走向一座座立体虚影,站在石柱前,个个双眸发亮,神力渗透那立体虚影,观看研究。

    “修炼岁月我虽然比他们长,可我的意识运转速度怕是比他们都要快。”鹿虫之主暗道,影巫夫妻、罗峰,虽然同样没说话,可是无形中彼此那种强烈的敌视竞争,就无比的强烈了,因为这次传承他们才是最早的一批。

    最有机会的就是他们四个。

    巨斧创始者的小型宇宙,其中一个独立世界中。

    在一片陆地的周围,便是无尽的旋风、黑sè气流,宛如毁灭世界。

    罗峰盘膝坐在一座山峰之巅,看着远处毁灭旋风,手指却是遥指虚空,只见丝丝神力渗透,迅速在半空中勾画出一个无比复杂的立体虚影。

    “好奇妙,好复杂的犀皇局!”“我参悟片刻,却感觉一头雾水,这犀皇局的基本游戏规则是什么?”罗峰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全身心玩游戏过,在地球时代他一直以改变父母生活为目标,而成了武者后更加没让自己懈怠过。

    谁想站在原始宇宙真正巅峰行列了,反而开始研究远古文明中最流行的游戏了。

    对于这远古强大文明最流行的游戏,罗峰也充满着好奇,毕竟这是能考验悟xìng甚至提高悟xìng的一种游戏。

    “到底什么游戏煌则?”罗峰仔细研究,在那墓陵之舟他虽然刚刚开始研究,可实际上有万倍时间加速,在这他已经研究了一天多了,以他的意识计算速度,即使是一艘宇宙飞船,任何一个构造都能迅速研究透。

    可连这游戏最基本的游戏规则却没找出。

    “共有123座解局?”

    “123座残局、123座解局……彼此对应……”

    “光……”

    “形体……”罗峰不断研究。

    罗峰坐在这足足研究了三年多,嘴中一直念叨着,神力一直演练着。

    “原来这就是游戏规则。”罗峰终于lù出笑容。

    “犀皇局。”“为立体游戏布局,类似复杂秘纹图。”“1,分10081鼻基本元!”“2,每个微型立体图,每一线上每一种基本元只能出现一次。”

    “3,每个基本元,都会令微型立体图发生变化。使得微型立体图…几乎具有无穷无尽的风格。每一阵列中的微型立体图,绝对不能出现完全一样的微型立体图。

    “4,……”

    “5,……”“9,最终解局所形成立体虚影,丝丝神力构造,便能形成完美循环,能量循环,永恒存在,不破不灭。,…

    九大游戏规则。

    复杂无比。

    按照复杂程度,即使是宇宙之主的意识,也无法强行记忆住每一个“基本元,的位置,无数基本元构成一个微型立体图,无数微型立体图构成小型立体图无数小型立体图构成中型立体图无数中型立体图最终才化为一尊立体虚影。

    强行记忆,宇宙之主都做不到!

    必须理解这一鼻的奥妙。

    就像施展秘法,必须真正理解其奥妙才能施展一样,因为它的繁杂程度已经超越了强行记忆的极限。

    “不可思议。”罗峰为之惊叹“如此繁杂的规则,而且形成的每一局竟然都完美到不破不灭,不消耗一丝能量?简直不可思议即使是我的微型宇宙秘纹图,都无法做到能量完美循环,厉害”“犀皇局第1局,论奥妙也不及“微型宇宙秘纹图,深奥。可就是能做到不破不灭、能量永恒循环,这便才有资格称得上是完美!”“犀皇,不愧被断东河。吴所尊崇。”“竟能创出如此玄妙不可测的游戏。”罗峰为之〖兴〗奋。

    一弄懂游戏规则后,再来研究犀皇局明显轻松容易的多,顿时便发觉这游戏带来的惊人吸引力。

    罗峰顿时沉mí其中。

    有趣。

    有挑战。

    有成就感。

    罗峰越加钦佩那位犀皇了,竟能创出这样的游戏,在知道游戏规则前提下,这游戏对意识运转速度要求同样极高,恐怕最起码得是“不朽神灵,才能真正沉浸进去琢磨,而实力低者根本没法真正研究。

    “那断东河说,远古文明中,下至小辈,上至至高存在,都喜对局。”“难道,他们远古文明中的一些小辈孩童就能成不朽?”罗峰掠过这个念头,随即便不再多想,开始沉浸进去研究犀皇局。

    鹿虫之主、影埃之主、巫魉之主、罗峰,都站在那,看着一座座立体虚影。

    “影埃,影埃,我发现游戏规则了。”巫勉之主传音连道。

    “什么游戏规则?”影埃之主大喜“这可恶的犀皇局游戏,在万倍时间加速下,我已研究那么久,到现在都没弄出游戏规则。”“游戏规则是”巫魉之主迅速通知。

    “对对,哈哈,原来是这样。我之前怎么感觉我总结的无法完全解释这些立体虚影的奥妙。原来这才是规则。微型立体图之间…竟这么复杂。”影埃之主为之大喜“巫魁,我们俩都知道了规则,也不知道鹿虫和那银河,有没有悟出。”

    夫妻俩都看了眼罗峰、鹿虫之主。

    鹿虫之主、罗峰,都犹如雕塑站在那一动不动。

    “别管了。我们俩可以彼此交流,彼此参悟,彼此布局印照。比他们要占便宜的多。”巫魁之主道。

    “嗯,等第二真主他们到来,大量族人到,我们把握更大。”影埃之主也充满期待。

    三大轮回时代和两大圣地宇宙,几乎各股势力强者都在朝宇宙舟前进。

    而最先抵达的,反而是第一轮回时代较弱的天钟族。

    “轰!”

    远超十万倍光速。

    一道残影在炎冰域虚空中肆虐,以无比可怕的速度前进,很快便逼近那墓陵之舟。令墓陵之舟舱口处守着的骸族的唳海之主、赤鹦之主,以及沉默的岩巨之主他们三位都朝外远远看去,心中忌惮。

    “是宇宙最强者!”他们三个都有共识。

    哗!

    那道残影迅速减速,却依旧霸道十足的直至停在舱门口,吓得唳海之主、赤鹦之主、岩巨之主都早已后退。

    “影钟魔主?”唳海之主、赤鹦之主、岩巨之主都看着外面。

    舱门口半空中,悬浮着一尊黑sè钟影,随即黑sè钟影消散,lù出了一名散发着邪异bō动,有着一头长发,长发上却有着亿万颗黑sè小钟的诡异老者,这老者连眉毛、皮肤毛发上都有着一些小钟。

    飞行时,都隐隐一声声钟响。

    这是天钟族族人的特征。

    “影钟魔主。”唳海之主三位恭敬行礼。

    “哈哈,骸族,这次可得谢谢你们传递消息。”影钟魔主哈哈一笑“刚好我在宇宙舟内域深处,立即找了也在内域中的我族三位强者,便赶来了。”

    三股气息凭空出现。

    只见三名天钟族强者都出现在舱门口。

    “速速前往那控制室。”影钟魔主下令道,随即看向唳海之主“你们骸族应该知道怎么去吧。”

    “知道知道。”唳海之主连道“这便是地图。”

    一丝神力飞出体外,在半空中迅速构造出一复杂的地图,直接勾勒着通往控制室核心殿厅的路线。这路线本来就简单稍微一勾勒,便能轻易看懂。

    “很好。”影钟魔主满意点头。

    “那么去吧。”

    影钟魔主看着那三位天钟族宇宙之主,低沉道“我天钟族希望,便在你们身上了。”

    “是。”

    “是。”

    “我们一定竭尽所有力量,直至我们死亡。”

    三位宇宙之主同样面含jī动,随即化作三道流光,迅速朝控制室大厅飞去。

    半年后。

    墓陵之舟舱门处。

    “影钟魔主,你竟敢堵着这舱门,不让我等进去!你天钟族是要和我们第一祖神教血战吗?”

    “滚开。

    “影钟魔主!”

    在舱门外,已经聚集了六位宇宙之主,都是本来就在炎冰域周围不远的危险之地,知道消息后立即赶来的。可是影钟魔主为了自己的族人考虑,自然是让其他强者越晚进去越好。

    钟魔主冷漠站在那,根本不理会。

    轰!

    一道耀眼的强大气息忽然撕裂时空,直接破空而来。

    令堵在舱门处的影钟魔主顿时面sè大变,遥遥看去:“好强的气息,这,这,这是哪一个宇宙最强者?我从未见过?”

    彭!!!

    一道流光,直接冲进舱门。

    吓得影钟魔主都不敢抵挡,他完全能判断,对方驾驭的宫殿至宝根本就是至强至宝,伴随着轰隆声响,待得强大气息弥漫开来。

    一名白袍,且身体环绕着一些藤蔓绿叶的老者降临下,目光扫视周围,看了一眼那影钟魔主。

    “你是”影钟魔主皱眉“东帝圣地宇宙?”

    “哼。”

    白袍老者却懒得看影钟魔主一眼,一挥手,顿时整个宽阔的舱室通道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20名宇宙之主、200名宇宙尊者、2000

    名不朽神灵。

    “去吧,为我东帝圣地宇宙将那传承夺来。”白袍老者下令。

    “是。”

    浩浩dàngdàng2000多名强者尽皆冲进去,骸族为了结好东帝圣地,早就将墓陵之舟内简单的地图给他们了。

    “我,北真,已超过10个轮回时代未曾在宇宙海中闯袍老者扫视了一眼影钟魔主等其他几位,冷漠道“既然紫月圣地和其他一些势力都还没到,那他们就别想进去了。”“轰!”

    白袍老者一挥手。

    一黑sè耀眼的巨大球体便直接堵住了舱门。

    “我北真在这,看他们谁还能进去?”白袍老者跨出一步,直接融入那黑sè耀眼球体中。

    x未完待续@。